[/]

  </p>

  看到沈雨欣和沈天宇两个人都说不出话来了,陆凡也懒得继续逼问他们。

  他只是在等待,因为他知道,有些事不需要他来说,阿忠也是必须要说出来的。

  果然,两个老头相对无言了几分钟之后,阿忠就打破了沉默。

  “老板,原本我今天是不该回来的,但是有些事不告诉你,我就没有办法安心躺在医院里养病。”

  “你说吧。”沈丰年沉默了片刻,然后才吐出了这么几个字。

  很显然,他大概能意识到自己这个忠实的老仆想要说的是什么内容。

  这内容显然会非常沉重。

  即使是沈丰年这样久经考验的人,也需要进行一番相当的心理建设,才敢来听这些话。

  “少爷狼子野心,对家业和您早就怀有恶意,不是一个好的继承人选择!”阿忠咬了咬牙。

  他说出这么句话,仿佛用出了身的力量。

  毕竟不管他和沈丰年心理上如何亲近,他的身份始终都是个下人,这一点是没法改变的。

  而沈天宇虽然不是沈丰年的亲生儿子,但是养子在某种意义上,就等同于亲生儿子,尤其是在没有亲生儿子的情况下。

  所以,阿忠说出这番话,其实是超出了一个下人的本分,算得上是相当忤逆了。

  这也就是他和沈丰年相处了几十年,彼此之间的关系说是主仆,更多也有了几分兄弟的意思,他才会这么说。

  另外,他是真的担心老主人的情况。

  他不在身边,老主人孤身一人,要面临着身边人的算计,这可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。

  所以,阿忠在刚刚恢复,可以说话了之后,就立刻要求回来,给老主人提个醒。

  “你这是胡说八道,这是对我的污蔑!”还没等沈丰年有什么反应,沈天宇就叫了起来。

  “我对爸的孝心天地可鉴,由不得别人乱讲!”

  “我跟了老板几十年,难道我会乱讲?”阿忠既然开了头,后面的顾忌就少了许多。

  至少现在他看起来说话没那么费力了。

  “如果是真的忠叔,当然不会乱讲,可是你是不是忠叔,我们是不知道的!”

  这时候,沈雨欣突然插了一句话。

  “笑话!我只是昏迷了半个多月,难不成你们都不认识我了?”阿忠反问道。

  “正常情况下的忠叔,我们当然是极为熟悉的。”沈雨欣冷静地摇了摇头。

  “可是你现在的样子,浑身打满了绷带,不少地方都变了形,甚至声音都和以前不一样了,说实话,我们还真的不能确定你就是忠叔。”

  “我们沈家家业这么大,难免会有许多宵小觊觎,有人会利用忠叔的伤情安排人来冒充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!”

  这个女人确实是个厉害人物,她说得的确是有几分道理。

  现在阿忠这个状态,因为受伤太重的原因,还要坐在轮椅上,整个人看起来都和之前大不一样。

  如果要冒充的话,现在真的是一个最好的时机。

  “胡说八道!胡说八道!”阿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王明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最爱你的那十年只为原作者陆凡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陆凡并收藏王明礼最新章节